菏泽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煤炭如何轻装前行

发布时间:2019-12-01 18:53:24 编辑:笔名

煤炭如何“轻装”前行?

前不久,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的通报称,今年上半年,我国煤炭行业产运销各项指标全部下降,26家大型煤炭企业出现亏损,而黑龙江、吉林、重庆、四川、云南、安徽6省(直辖市)已然是全行业亏损。

在行业亏损面前,以降薪、修旧利废、压缩开支等方式降低成本,有些成效。但是,煤炭企业一些固有的成本不可能无限度降低。

这个时候,挤一挤煤炭流通环节的 水分 ,业界呼声很高。有业内人士坦言,要拯救中国煤炭企业,清理整顿高昂的物流费用比限制煤炭进口更明智。

煤炭市场有4万亿元的价值空间,流通成本降一点点就不得了。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部主任钱平凡接受采访时说。

中间环节多

流通成本高

煤炭生产、流通及消费企业之间没有建立一体化的供应链体系,产供销难以协调一致,流通环节蓄水池的调节作用消失导致库存成本上升。 西煤东运 、 北煤南运 ,煤炭物流运输距离长,物流环节复杂等原因,造成煤炭流通成本已占到其消费价格的40%

1999年,钱平凡开始研究煤炭行业的时候,煤炭市场行情也不好。只不过,那时我国的煤炭产量才10亿吨左右,没有现在这么多,流通环节也没有现在这么复杂。

2001年以后,煤炭行业迎来了黄金十年。煤炭市场行情最好的时候,内蒙古鄂尔多斯的煤的坑口价为每吨300多元,但是到了浙江价格为每吨1000元左右,到了湖南价格为每吨1200元左右。煤从坑口到用户,其中的链条很长,涉及的中间环节很多,所以流通成本比较高。正因如此,我国降低煤炭流通成本的空间很大。

钱平凡指出,这其中涉及煤炭供应链管理的问题。他给煤炭供应链的定义是,煤炭从煤矿到用户的各种活动与价值链构成的链结构。煤炭供应链涉及面广,但它以流通环节为主。

我们能看见的是煤炭,但煤炭供应链以煤炭为载体,包含了实物流、资金流、信息流和商业流。 钱平凡说。

我国的煤炭供应链效率很低。2012年4月至12月,国家发改委、国家统计局和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开展了全国重点企业物流统计调查。汇总数据显示,2011年我国煤炭行业物流增长较快,煤炭物流成本费用率有所下降,但与全部工业行业相比,煤炭物流发展方式粗放,效率偏低。

中国物流信息中心胡晗撰写的《煤炭行业物流分析》一文指出,现代工业强调生产和流通二者并重,而我国煤炭行业受 重生产、轻流通 思想的影响,许多企业没有意识到在低利润、高成本条件下,物流作为 第三利润源 所能产生的巨大作用,物流部门仍从属于生产部门。此外,生产、流通及消费企业之间没有建立一体化的供应链体系,面对市场波动,产供销难以协调一致,流通环节蓄水池的调节作用消失导致库存成本上升。

有关数据显示,2011年,我国煤炭行业存货增长33.8%,高于工业整体水平;煤炭库存成本占比达到40%,比工业整体水平高5个百分点。

对于电厂来说,需要的是一种服务。有了这种服务,电厂可专心发电。现实是,国内很多电厂自己找煤、买煤,买回来后再配煤,然后发电。这样做的后果是电厂的生产成本提高了,电厂下游客户的生产成本也提高了。若电厂买的煤是直接配好的,减少了配煤环节,成本可随之下降。

过去,煤炭供应紧张的时候,电厂到很多地方采购煤,要先付现金。但是,电厂是国有企业,国有企业通常在烧完煤后才结账。所以,煤炭供应紧张的时候,有一种现象很奇怪,明明周边有煤矿,电厂却买不到煤。于是,中间商出现了。中间商有周转资金,可先付现金买煤,再把煤卖给电厂,从中赚取利润,而这部分利润则体现在煤炭价格上。

还有一种人叫贸易商,低价买煤,高价卖煤。贸易商就是过去说的把市场搅乱的那部分人。 钱平凡说。

钱平凡表示,煤矿、电厂,都是煤炭供应链上的一部分。因体制问题,煤炭供应链对接不起来,才会出现中间商、贸易商。中间商、贸易商管理的是煤炭供应链,提供的是服务。

业内人士认为,煤炭黄金十年,价格的上涨掩盖了煤炭流通的高成本。如今,煤炭价格大幅度下降,煤炭流通的高成本已使国内煤失去了竞争优势。

最近,山西大同坑口价为每吨410元的5500大卡动力煤运至广州港的终端价格为每吨613元,流通环节费用总计超过200元,这是从澳大利亚纽卡斯尔港至广州港运费的两倍还多。

《煤炭行业物流分析》一文指出,我国煤炭的生产及消费地区分布决定了我国 西煤东运 、 北煤南运 和铁路、公路、海运及内河等多种方式混合运输的总体物流格局。煤炭物流运输距离长,转运节点多,物流环节复杂等原因,造成煤炭流通成本居高不下,煤炭流通成本已占到其消费价格的40%。

为什么进口煤那么多,因为国内的煤炭供应链费用太高了。不要算坑口价,要算用户价,国内煤的用户价比进口煤的用户价还高,那用户肯定要用进口煤。有的电厂库存很高,煤炭可烧20天至30天,存煤占的地方很大,管理起来麻烦,这都提升了电厂的煤炭利用成本。 钱平凡说。

我国有一种比较浪费的现象,即花了很多钱买高价值的汽油,运输较低价值的原煤。如果洗选后,运输的是优质煤,就能省不少钱,这也是煤炭供应链管理的范畴。

粗放难为继

变革遇良机

2012年才是管理煤炭供应链的春天。煤炭由卖方市场转向买方市场,服务煤炭用户、提升煤炭供应链效能日显重要,而之前十年煤炭供不应求,买到煤为第一要务,效能居其次,煤炭供应链管理的重要性长期被忽视

煤炭供应链本身是客观的,通过不同的方式来管理,效益是不一样的。

如果我们通过好的方式管理煤炭供应链,使煤炭流通成本每吨降低30元、50元甚至100元,就能省不少钱,因为煤炭产量很大。这也是我们现在强调煤炭供应链管理的根本所在。 钱平凡说。

煤炭供应链管理的本义,就是用先进的管理工具和方式,提高煤炭供应链效率,把不必要的节省掉,降低全社会的煤炭能源成本。

钱平凡认为,实施煤炭供应链管理非常迫切,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这跟国情紧密相关。我国是煤炭生产大国和煤炭消费大国,对煤炭的依赖程度很高,煤炭供应链的复杂程度是其他国家不可比拟的。

在钱平凡看来,现在提出煤炭供应链管理的问题,主要有四方面原因。

一是我国煤炭产量越来越大,煤炭供应链的管理空间很大,市场规模巨大。

二是信息通迅技术(ICT)飞速发展,为可视化管理煤炭供应链提供了技术支撑。煤炭供应链管理要通过ICT来实现,因为人工管理成本是非常高的。

三是国际化程度越来越高,进口煤越来越多。在这种情况下,要配煤,如果不配煤,进口煤就用不了,利用煤炭的成本就会提高,同时浪费了煤炭资源。

四是中国的煤炭产业实际上在和美国竞争。美国发生页岩气革命后,电力成本非常低,造成了制造业回流。如果国内的煤炭价格一直高企,电价上涨,制造业成本跟着上涨,欧洲的企业会跟过去,我国的一些企业也会转到美国去,最后损害的是国家的根本利益。

2012年,我国煤炭产量已达到36.6亿吨。相比之下,欧美等发达国家的煤炭供应链就显得规模较小且复杂程度低,通过管理提升效能的空间不大,动力不足。

目前,除煤炭铁路运输外,我国煤炭供应链相关环节的市场化程度较高,煤炭物流基础设施较好。随着国际能源格局的变化,我国煤炭进口量逐年增加,煤源国将更多,全球煤炭供应链的管理空间更大。

谈到进口煤,钱平凡有些担忧。 倘若国内制造业成本居高不下,这些工业企业都走了,国内的煤和电卖给谁?这个时候,我国必须强调煤炭供应链管理,降低流通成本。这不只是煤炭行业的问题,而是整个国家的问题。国家要提高市场化程度,而市场化的核心是降低成本、提高效率。 钱平凡说。

《煤炭行业物流分析》一文指出,煤炭物流涉及地区广、部门多,在地区分管、部门分割的管理体制下,煤炭物流难以形成相对集中的运作方式,煤炭物流供应链难以发挥规模化、络化、集约化优势,制约了现代物流在煤炭产业中的应用。煤炭市场管理上存在的寻租、设租行为,提高了煤炭物流隐性成本。

我国探索煤炭供应链管理是近几年的事。 不过,2012年才是管理煤炭供应链的春天。 钱平凡说。

煤炭由卖方市场转向买方市场,服务煤炭用户、提升煤炭供应链效能日显重要,而之前十年煤炭供不应求,买到煤为第一要务,效能居其次,煤炭供应链管理的重要性长期被忽视。

另外,历时十六年的电煤价格双轨制终结,实施煤炭供应链管理的重大障碍被清除。而页岩气革命给煤炭能源带来的压力越来越大,粗放式的煤炭供应链管理难以为继,相关方对煤炭供应链管理的期望越来越高。

供应链管理

方式有多种

建煤炭智能物流园区、煤炭交易中心、数字化储煤中心,打造煤炭供应链联盟、综合能源解决方案供应商,实质都是在对煤炭供应链进行管理

煤炭供应链管理看似虚拟,也很遥远。事实上,煤炭供应链管理,是对煤炭供应链上述4个价值流及相关活动进行优化与管理。其中,对商业流的管理涉及煤炭交易,对实物流的管理涉及煤炭物流和煤炭混配与加工。

煤炭供应链管理分成煤炭行业供应链管理、煤炭用户供应链管理两大类与煤炭智能物流园区、煤炭交易中心、煤炭用户个性化服务三种类型。

钱平凡解释,管理某一家供应链,某个电厂的供应链,叫用户供应链管理,这种管理个性化比较强。但煤炭供应链不是一家的,多家的煤炭供应链都可能得到管理,叫煤炭行业供应链管理。

煤炭交易中心管理的是商业流、订单。大家在煤炭交易中心集中核对订单,甲乙丙丁都能达成协议。管理订单以后,也可以管理资金。

煤炭智能物流园区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它管理的是实物流。在园区里,可以运煤,关键是配煤,物流加上配煤,构成实物流。煤炭智能物流园区在管理实物流的基础上也可管理资金流、信息流和商业流。

过去大家也在做这个事情,但并没有提高到供应链管理这个高度上。现在建煤炭智能物流园区、煤炭交易中心,实质都是在对煤炭供应链进行管理。 钱平凡说。

目前,我国投入运营或在建的煤炭智能物流园区有30多个,其中鄂尔多斯联创罕台川北站煤炭智能物流园区运营状况较好;投入运营或在建的煤炭交易中心有20多个,其中陕西煤炭交易中心和山西中国(太原)煤炭交易中心运营状况较好。另外,以泰德煤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德煤)为代表的若干企业正在开展煤炭用户个性化服务。

2010年7月7日,泰德煤和河北开滦集团发起成立了包括山西国阳新能源公司、陕西煤业化工集团、上海焦化公司、俄罗斯东西伯利亚煤炭公司、鞍钢、北京铁路局、中国银行唐山分行等在内的煤炭供应链战略联盟。

上海焦化公司代表朱佩毅曾表示,煤炭物流一直很脆弱,长期制约着供给和需求的连接。煤炭供应链战略联盟的成立,对于满足用户个性化需求、提高煤炭利用效率来说,仅是个开始。

煤炭科学研究总院煤质研究所所长姜英曾指出,提高煤炭利用效率,建立集生产、购买、配煤、储备、运输于一体的煤炭供应链体系是大势所趋。

山西煤炭进出口集团有关负责人表示,简单讲,种菜的不如卖菜的,卖菜的不如开饭店的。同样道理,该集团在重要中转港和市场集中地建设的数字化储煤中心,就是加工厂。经过配比的煤,不仅满足了客户需求,每吨煤还可增值20元。

在钱平凡看来,山东能源集团确定的打造综合能源解决方案供应商目标,也是在管理煤炭供应链。

钱平凡曾参与了联创罕台川北站煤炭智能物流园区的设计和规划。该园区位于包西铁路罕台川北站,周边15公里范围内分布了20多个中小型煤矿。煤炭由汽车运至封闭的存储场,通过地下通道流向煤炭加工中心,经过破碎、筛分、洗选等环节,再进入万吨筒仓内,并根据装车计划进入装车系统,装煤车在整平压实和喷洒抑尘液或防冻液后将煤炭运出园区。而这一切都由ICT控制。这是产地型的煤炭智能物流园区,其他还有中转地型的、消费地型的。

理想中的煤炭供应链管理像复印机,但不是卖复印机给客户,而是复印机放在这里,客户复印一页纸收多少钱。电厂要和煤炭供应商签订协议,煤炭价格是透明的,客户烧一吨煤,煤炭供应商收多少服务费,而不是拿差价,这和房产中介的性质类似。正常情况下,根据成交量收服务费,这样市场就比较稳定了。 钱平凡说。

在煤炭消费地,如果煤炭智能物流园区周边有几个电厂,就可以根据电厂的需要,提前两三天配好煤送过去。这样电厂就不必提前存煤,一来减轻了资金压力,二来降低了管理成本。

钱平凡表示,煤炭供应链管理实质上是一种服务,这种服务,煤炭企业、电力企业可以提供,中间商、贸易商也可以提供。

进展仍缓慢

提速需清障

铁路必须政企分开,组建中国煤炭流通协会,加快电力市场体制改革步伐,将煤炭供应链管理提升到国家战略的高度上来,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

尽管我国各地、各企业都在煤炭供应链管理方面进行了探索,但是进展仍很缓慢。

煤炭供应链有效衔接起来后,煤炭市场效率提高了,整个社会的煤炭能源成本就降低了。 钱平凡说。

目前,我国煤炭智能物流园区的政策已经非常滞后,好园区没有运力。有的有煤没运力,有的有运力没煤,煤炭供应链对接不起来,整个社会效率比较低。

钱平凡认为,铁路改革是非常重要的,必须政企分开。

收钱的时候是企业,服务的时候就成政府部门了。煤炭运输要 请车 , 请车 是个很糟糕的词。 钱平凡说。

胡晗认为,要加快建立社会化、专业化、信息化的现代煤炭物流服务体系和全国煤炭应急储备体系;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完善铁路煤炭运输管理体制,形成铁路部门集路、站、运、港统筹于一体的协调格局,实现各运输环节的高效衔接。

钱平凡表示,中国煤炭流通环节太薄弱了,最典型的是没有专业的协会组织。现在煤炭供应链要管起来,很多贸易商将转身变成服务商。在买方市场中,从卖粗粮到卖精粮、再到卖服务,这对煤炭企业来说是一种挑战。

钱平凡认为,政府有关部门应支持国内大型煤炭流通企业联合起来,组建中国煤炭流通协会,成为管理煤炭供应链的行业推手,并将煤炭供应链管理提升到国家战略的高度上来。

钱平凡建议,政府有关部门把煤炭供应链管理纳入国家能源发展纲要,引导相关方共同实施煤炭供应链管理战略,树立大局意识,把煤电矛盾转化为煤电和谐。应制定有利于煤炭交易中心与煤炭智能物流园区发展的政策,发挥国家储备煤和铁路运力的杠杆作用,鼓励发展煤炭供应链金融业务,同时废除制约煤炭流通业发展的不合理政策。

与此同时,国有煤炭生产企业与消费企业应在有关煤炭交易中心采购与销售一定比例的煤炭,实施 阳光购销 的廉政工程,降低煤炭购销成本;围绕我国煤炭用户的需要,建立全球煤炭供应链,着力降低煤炭用户的单位采购成本,实现煤炭能源的低成本与可持续发展;加快电力市场体制改革步伐,为煤炭供应链的全链通畅消除体制障碍。

供应链管理

方式有多种

建煤炭智能物流园区、煤炭交易中心、数字化储煤中心,打造煤炭供应链联盟、综合能源解决方案供应商,实质都是在对煤炭供应链进行管理

煤炭供应链管理看似虚拟,也很遥远。事实上,煤炭供应链管理,是对煤炭供应链上述4个价值流及相关活动进行优化与管理。其中,对商业流的管理涉及煤炭交易,对实物流的管理涉及煤炭物流和煤炭混配与加工。

煤炭供应链管理分成煤炭行业供应链管理、煤炭用户供应链管理两大类与煤炭智能物流园区、煤炭交易中心、煤炭用户个性化服务三种类型。

钱平凡解释,管理某一家供应链,某个电厂的供应链,叫用户供应链管理,这种管理个性化比较强。但煤炭供应链不是一家的,多家的煤炭供应链都可能得到管理,叫煤炭行业供应链管理。

煤炭交易中心管理的是商业流、订单。大家在煤炭交易中心集中核对订单,甲乙丙丁都能达成协议。管理订单以后,也可以管理资金。

煤炭智能物流园区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它管理的是实物流。在园区里,可以运煤,关键是配煤,物流加上配煤,构成实物流。煤炭智能物流园区在管理实物流的基础上也可管理资金流、信息流和商业流。

过去大家也在做这个事情,但并没有提高到供应链管理这个高度上。现在建煤炭智能物流园区、煤炭交易中心,实质都是在对煤炭供应链进行管理。 钱平凡说。

目前,我国投入运营或在建的煤炭智能物流园区有30多个,其中鄂尔多斯联创罕台川北站煤炭智能物流园区运营状况较好;投入运营或在建的煤炭交易中心有20多个,其中陕西煤炭交易中心和山西中国(太原)煤炭交易中心运营状况较好。另外,以泰德煤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德煤)为代表的若干企业正在开展煤炭用户个性化服务。

2010年7月7日,泰德煤和河北开滦集团发起成立了包括山西国阳新能源公司、陕西煤业化工集团、上海焦化公司、俄罗斯东西伯利亚煤炭公司、鞍钢、北京铁路局、中国银行唐山分行等在内的煤炭供应链战略联盟。

上海焦化公司代表朱佩毅曾表示,煤炭物流一直很脆弱,长期制约着供给和需求的连接。煤炭供应链战略联盟的成立,对于满足用户个性化需求、提高煤炭利用效率来说,仅是个开始。

煤炭科学研究总院煤质研究所所长姜英曾指出,提高煤炭利用效率,建立集生产、购买、配煤、储备、运输于一体的煤炭供应链体系是大势所趋。

山西煤炭进出口集团有关负责人表示,简单讲,种菜的不如卖菜的,卖菜的不如开饭店的。同样道理,该集团在重要中转港和市场集中地建设的数字化储煤中心,就是加工厂。经过配比的煤,不仅满足了客户需求,每吨煤还可增值20元。

在钱平凡看来,山东能源集团确定的打造综合能源解决方案供应商目标,也是在管理煤炭供应链。

钱平凡曾参与了联创罕台川北站煤炭智能物流园区的设计和规划。该园区位于包西铁路罕台川北站,周边15公里范围内分布了20多个中小型煤矿。煤炭由汽车运至封闭的存储场,通过地下通道流向煤炭加工中心,经过破碎、筛分、洗选等环节,再进入万吨筒仓内,并根据装车计划进入装车系统,装煤车在整平压实和喷洒抑尘液或防冻液后将煤炭运出园区。而这一切都由ICT控制。这是产地型的煤炭智能物流园区,其他还有中转地型的、消费地型的。

理想中的煤炭供应链管理像复印机,但不是卖复印机给客户,而是复印机放在这里,客户复印一页纸收多少钱。电厂要和煤炭供应商签订协议,煤炭价格是透明的,客户烧一吨煤,煤炭供应商收多少服务费,而不是拿差价,这和房产中介的性质类似。正常情况下,根据成交量收服务费,这样市场就比较稳定了。 钱平凡说。

在煤炭消费地,如果煤炭智能物流园区周边有几个电厂,就可以根据电厂的需要,提前两三天配好煤送过去。这样电厂就不必提前存煤,一来减轻了资金压力,二来降低了管理成本。

平凡表示,煤炭供应链管理实质上是一种服务,这种服务,煤炭企业、电力企业可以提供,中间商、贸易商也可以提供。

进展仍缓慢

提速需清障

铁路必须政企分开,组建中国煤炭流通协会,加快电力市场体制改革步伐,将煤炭供应链管理提升到国家战略的高度上来,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

尽管我国各地、各企业都在煤炭供应链管理方面进行了探索,但是进展仍很缓慢。

煤炭供应链有效衔接起来后,煤炭市场效率提高了,整个社会的煤炭能源成本就降低了。 钱平凡说。

目前,我国煤炭智能物流园区的政策已经非常滞后,好园区没有运力。有的有煤没运力,有的有运力没煤,煤炭供应链对接不起来,整个社会效率比较低。

钱平凡认为,铁路改革是非常重要的,必须政企分开。

收钱的时候是企业,服务的时候就成政府部门了。煤炭运输要 请车 , 请车 是个很糟糕的词。 钱平凡说。

胡晗认为,要加快建立社会化、专业化、信息化的现代煤炭物流服务体系和全国煤炭应急储备体系;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完善铁路煤炭运输管理体制,形成铁路部门集路、站、运、港统筹于一体的协调格局,实现各运输环节的高效衔接。

钱平凡表示,中国煤炭流通环节太薄弱了,最典型的是没有专业的协会组织。现在煤炭供应链要管起来,很多贸易商将转身变成服务商。在买方市场中,从卖粗粮到卖精粮、再到卖服务,这对煤炭企业来说是一种挑战。

钱平凡认为,政府有关部门应支持国内大型煤炭流通企业联合起来,组建中国煤炭流通协会,成为管理煤炭供应链的行业推手,并将煤炭供应链管理提升到国家战略的高度上来。

钱平凡建议,政府有关部门把煤炭供应链管理纳入国家能源发展纲要,引导相关方共同实施煤炭供应链管理战略,树立大局意识,把煤电矛盾转化为煤电和谐。应制定有利于煤炭交易中心与煤炭智能物流园区发展的政策,发挥国家储备煤和铁路运力的杠杆作用,鼓励发展煤炭供应链金融业务,同时废除制约煤炭流通业发展的不合理政策。

与此同时,国有煤炭生产企业与消费企业应在有关煤炭交易中心采购与销售一定比例的煤炭,实施 阳光购销 的廉政工程,降低煤炭购销成本;围绕我国煤炭用户的需要,建立全球煤炭供应链,着力降低煤炭用户的单位采购成本,实现煤炭能源的低成本与可持续发展;加快电力市场体制改革步伐,为煤炭供应链的全链通畅消除体制障碍。

仪器仪表
中医丰胸
节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