菏泽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爵迹 第八十回:时间窃贼

发布时间:2019-10-12 19:32:33 编辑:笔名

爵迹 第八十回:时间窃贼

【西之亚斯蓝帝国·尤图尔遗迹】

银尘望着面前的高大的石门,上面复古而沧桑的雕刻纹路,透露着久远岁月的痕迹,几百年几千年的时间缓慢地从石门表面流淌过去,留下散发着衰败气息的阴凉。很难说这些石门是从什么年代就遗留下来了。

两扇巨大的石门约莫有三十几米高,此刻沉重而严丝合缝地紧闭在一起,以肉眼判断来说,很难用外力开启。

“从这里进去?靠我们三个,不太能推开这扇门吧?”麒零仰着脖子打量面前的石门,他感觉整个人都几乎要后空翻了,才勉强看到石门的顶。上一次进入尤图尔遗迹,他是直接触摸了魂塚尽头的棋子,就直接进入了古城内部。这是他第一次看见遗迹的大门。

漆拉缓慢地走到大门前面,他从漆黑的柔羽长袍里伸出苍白而又纤细的手指,仿佛抚摸清晨树叶上的露珠一样,温柔地在粗糙的石门上抚摸着。无数蚕丝般细微的金色光线,从他手指上流动而出,在两扇石门的合缝交界处,缓慢编织缠绕着,渐渐形成一个封闭循环的花纹,花纹的编织密度极高,缠绕动线也诡谲复杂。麒零看得不是很明白,正琢磨着,就看见巨大的石门突然缓慢沉重地移动起来,寂静而空旷的地底,发出巨大的轰鸣。

“他……他能控制石头?亚斯蓝的王爵不是只能使用水元素吗?”麒零惊讶得合不拢嘴,忍不住靠近银尘,小声地问道。

“他并不是在控制石门,他只是解开了石门上的封印而已。你看见他刚刚在石门上编织出的发光图案了吗?那是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独特编织方法,包括魂力流动的轨迹、顺序、和速度。最关键的是,这个图案是封闭循环的,所以,外人根本无法知道这个图案的起始点和终结点。高等级的魂术师一般都会用这种封印,来达到阻断或者隔绝的效果。你可以把它理解为看不见的‘锁’,和看不见的‘钥匙’。”银尘不动声色。耐心地为麒零解释着。

然而。银尘的心里依然感受到巨大的震撼。

每一次近距离目睹漆拉使用魂力,都会让他吃惊。倒不是因为漆拉身体内那仿佛浩瀚汪洋般深不可测的魂力,而是因为,漆拉在使用魂力时那种精准无比的苛刻。他每一次使用魂力。都如同在雕刻一件艺术品,绝对不会多用一丝。也绝对不会少用一缕,他对每一丝一缕魂力的使用,都恰到好处。绝对没有丝毫的浪费和挥洒。所以,王爵们彼此之间。都一直认为他是最可怕的王爵之一。因为,就算只剩下一丁点儿残余的魂力,他也能用这仅剩的力量发动骇人的效果。

石门向里斜斜地敞开了。巨大而空洞的尤图尔遗迹,带着古老的尘埃味道。扑面而来。银尘头顶悬浮的铜镜,小心翼翼地往前漂浮了一小段距离,照亮了入口处的一小块区域。

“这……这不可能……”漆拉的声音有些发抖。

银尘的脸也瞬间变得苍白。仿佛看见了世间最阴森恐怖的鬼魅。

麒零看着表情怪异的两人,又望了望黑黝黝的古城内部,他不是很明白漆拉和银尘此刻脸上那种恐惧的神情是因为什么。因为里面看起来空空荡荡,毫无生机,顶多觉得死寂,但不至于恐怖。

“这里和我们上次来的时候一样嘛,也是黑压压的,什么都看不清楚。银尘,你的脸色怎么看起来……看起来……”麒零看见银尘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他的声音也越来越小,最后紧张地闭上了嘴。他稍稍往后退了一步,凑到幽花旁边,小声地问她:“你知道他们这是怎么了吗?会不会是撞邪了?”

天束幽花的脸比漆拉他们更白,她咬了咬发紫的嘴唇,小声对麒零说:“你还记得上次我们在这里遇见的那个小女孩么?”

“记得啊,她的名字叫莉吉尔,我还很奇怪呢,因为我明明记得她之前已经死在福泽小镇上了,所以我在里面见到她的时候,还有点全身发麻呢,我一直都没敢问银尘,她到底是人是鬼……”

“她是亡灵。我们上次看见的,是她死去后的灵魂残余,一般魂术师死亡后,灵魂会随着时间渐渐消散,破碎殆尽,但她的灵魂保存极其完整,所以看起来,就和她生前几乎没有什么区别。但是普通的武器根本无法对灵体造成伤害,因为本质上来说,我们看见的她的形体,只是能量的聚集,没有实际物质化的存在。我们遇见的莉吉尔,只是尤图尔遗迹里万千亡灵中的一个。”天束幽花压抑着自己声音里的恐惧,“但是现在,都没了。这座巨大的遗迹里面,一个亡灵都没有了。整个尤图尔遗迹,在我能感受到的范围之内,没有任何魂力的迹象。就像是……就像是……”天束幽花仿佛想到了什么,瞳孔颤抖着,没有继续说下去。

漆拉侧过头,不动声色地看了天束幽花一眼。

麒零听完,只觉背后一阵凉意,仿佛无数的鬼魅在自己脖子上吹着寒气。

环绕他们的,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只有银尘的那面铜镜,持续地散发出白色柔和的光线。

面前的遗迹,如同一个巨大而诡异的坟墓,谁都不知道里面埋藏着什么。

四个人静默无声地站立着。

这种扭曲而恐怖的沉默让麒零心里发毛

过了很久,银尘才转过头来,缓慢而低沉地对漆拉说:“亚斯蓝领域上,谁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瞬杀】这里曾经聚集的成千上万个亡灵?”

漆拉望着遗迹里无边无际的黑暗和死寂,目光仿佛翻涌的黑色大海,“以我所了解的魂力体系里,没有一个人,可以做到这件事情。不过,目前亚斯蓝领域上,魂力格局到底已经变化成什么样子了,我也不是很清楚。也许,有更强大的人出现了吧。”

“你的魂力探知范围有多大?”银尘看上去平静而不经意地问漆拉,但他的瞳孔明显地微微颤抖着。

漆拉看着银尘,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轻轻扬起嘴角:“大概和你差不多吧。”

“我不擅长魂力感知。”银尘淡淡地回答。

“怎么可能,你可是吉尔伽美什的使徒。”漆拉轻描淡写地,用低沉的嗓音在黑暗的空气里划开了一道缺口。

“严格一点的说法,应该是,我曾经是吉尔伽美什的使徒。”银尘抬起手,将铜镜送进黑暗的魂塚,照亮更深处的区域。

“好吧。反正,在我所能感觉到的范围内,没有任何魂力的迹象。我也不是很擅长魂力感知,所以,这个范围,不是很小,但是也不会很大。”漆拉回答,“你如果想寻找格兰仕的话,那你试着用你的魂路感应一下,看看他是否在里面,毕竟,你和他拥有同样的灵魂回路,你们的感应联接,比较强烈吧。”

“我做不到……”银尘的脸上没有表情,“我现在身体里运行的,是另外一套全新的属于七度王爵的灵魂回路,曾经吉尔伽美什赐予我的灵魂回路,早就被抹去了。”

“是抹去了,还是封印了?”漆拉望着银尘的眼睛,“这两者的区别可大了。”

“抹去了。”银尘的脸上恢复了平静,看起来似乎根本没有情绪波动过。

“既然这样,那我们还是不要贸然地闯进去吧,谁都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漆拉转过身,抬起头,望了望头顶黑漆漆的上空,“我们需要一个能够大面积探测魂力的人。我恰好知道她在哪儿。”

说完,漆拉抬起手,轻轻地放到左边那扇巨大的石门上,他掌心里涌动出金黄色烟雾,将那扇门的表面覆盖起来。瞬间,一枚新的【棋子】诞生了,“走吧,这枚棋子,会带我们去她那儿。”

银尘回头,冲麒零和幽花点了点头,然后伸手触摸石门表面,他的身影瞬间在空气里扭曲成一道透明的波纹,然后消失不见了。

麒零和幽花互相看了一眼,然后也伸出手,走进了棋子。

漆拉看着三人消失的身影,轻轻地笑了。亚斯蓝领域上,只有他一个人,对棋子的使用已经到达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你以为棋子只能转移空间吗?你错了,棋子在连接打通两个相隔很远的空间同时,还可以附加一个缓速流逝的时间位面,你以为转移是在瞬间完成,但其实,你从消失,到出现,这中间的时间,都在漆拉的控制之内,只是,这需要对魂力极其精准的操控而已——不过,这对他来说,又有什么困难的呢。

从空间转移的过程里,偷走一段时间,而不被觉察,这段时间必须很短,不过,就算只是短短一盏茶的工夫,也已经足够了。

漆拉回过头看了看漆黑的尤图尔遗迹,他低头沉思了片刻,然后快步朝黑暗的遗迹深处走去。(未完待续。)

南京圣贝中西医结合门诊看病贵吗
南京新协和医院能预约专家号
南京圣贝中西医结合门诊医保卡
南京新协和医院要预约吗
南京圣贝中西医结合门诊费用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