菏泽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夜阑吟 第一卷第三十一章:山雨欲来

发布时间:2019-10-18 21:37:29 编辑:笔名

夜阑吟 第一卷第三十一章:山雨欲来

“贺梓川,你盗取本门至宝锦玉仙铃,勾结东海魔宫,谋害清风堂梧州分舵三百七十六名修士,诱杀丽水堂、烈焰堂、奔雷堂二百二十一名修士,亲手杀害青虹剑门和落音宗两大门派掌门,罪孽深重,罄竹难书,手段残忍,令人发指。此刻你已被我白虎卫包围,还不快快出来受死!”

赵无极暴喝一声,音波肉眼可见,波浪一般层层叠叠,将失去阵法保护的静室吞没。等到声波散尽,烟尘之中若隐若现地露出三个身影,正是贺梓川、陌颜和龙向一三人。

龙向一环饲周围阵仗,自得一笑,抽身退入白虎卫众修士之中。而白虎卫的修士们则以三位圣境高手为核心,迅速结成阵法,将贺梓川与陌颜围在正中。

贺梓川冷眼看着同门们一个个如临大敌,心中很不是滋味,对神秘组织,和已经被收买的赵无极、杨万里几人更加厌恶几分,不禁讽刺道:“怎么,为了强行给本座安上这莫须有的罪名,你们几人竟私下调集白虎卫在整个梧州的所有精锐,闹出这么大动静,就不怕被金顶察觉吗?”

赵无极轻蔑一笑,双眼露出怜悯之色,居高临下地说道“我白虎卫正是奉了金顶之命,前来诛杀你这逆贼,堂堂正正,何怕之有?”。

贺梓川闻言,哈哈大笑,讥讽道:“赵无极莫不是你鬼话说得太多,连自己都骗了?这两个月每个要对本座不利的家伙说得都和你大同小异,若论装模作样的功夫,他们都与你相差甚远。”

赵无极本就不善言辞,被贺梓川一激,心中火起,更是懒得开口。他向身边的杨万里递了一个凶狠的眼神

,杨万里会意,手中接连打出几道法决,由白虎卫众修士结成的阵法立即行动起来,惊天气势冲天而起,牢牢将贺梓川二人锁在中间。

身为堂堂金川清风剑,贺梓川对金川的各类法阵、剑阵十分熟悉,毕竟他也曾是组成这些法阵、剑阵的一员。过去他只知道这些法阵、剑阵能够齐聚低阶修士们的力量,共同对抗高阶修士,很是厉害,但具体有何难缠之处却不甚明了。今天当他真正被法阵围在正中,却立时对眼前阵法的恐怖深有体会。

二人此刻面对的法阵叫做九霄青鸾阵,阵法将在场的七百余位中低阶修士的神念、法力疏导、调集,合而为一,形成足以对抗圣境高手的强大力量。

贺梓川只觉阵法中传来令人战栗的恐怖气息,阵阵排山倒海的灵压呼啸而至,让他恍惚以为自己面对的不是一片低阶修士,而是如青鸾一般的洪荒猛兽。

贺梓川稍稍踏前一步,隐隐将陌颜挡在身后,脑中千回百转,努力思量破阵之法。九霄青鸾阵以金川外门本源心术为契机牵引,聚合众人之力,以雷霆万钧之势攻敌,一旦出手,攻势绵延不绝,是金川外门有名的杀阵。要破之只有两个办法,要么以泰山压顶之力,与之对放,强行击溃法阵,要么与之纠缠,待到低阶修士法力、神念耗尽。

眼下贺梓川身负重伤,既无雷霆之力,又绝不可久战,再加上白虎卫三位圣境长老主持阵眼,随时能够增幅阵法之力,发出致命一击,就算加上陌颜也难以破阵。

“难道现在就要动用锦玉仙铃了吗?”贺梓川想起身后的陌颜,心中一暖,被锦玉仙铃勾起的那一丝若有若无的苦涩顷刻间消失无踪。

大战一触即发,众人无不心弦紧绷。

就在贺梓川下定决心,要与白虎卫众人来个鱼死破之时,空中一道白霞落地,随着霞光传出一声暴喝:“住手!”

那声音听上去并不大,却振得人耳膜生疼。全场所有修士齐刷刷扭头望去,霞光散尽,露出一个身影,原来是一身白色锦袍的金川内门戒律院掌院邱枢桐。

见邱枢桐大步朝自己走来,贺梓川心道“难道金顶终于发现白虎卫叛变,特地派邱掌院前来调查?却不知为何不带任何随属,万一白虎卫狗急跳墙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邱枢桐黑着脸穿过人群,白虎卫修士纷纷闪出一条道路,赵无极等三位白虎卫圣境长老亦主动向邱枢桐见礼。

贺梓川心中一凛,这才意识到这邱掌院恐怕也不见得就站在自己这边。

果然,邱枢桐行到贺梓川身前,惋惜地看了看贺梓川,又看了看贺梓川身后的陌颜,深邃的双眸中闪过一丝惊艳,接着是愤怒,然后慢慢重新变得古井不波。他冷峻开口道:“贺师弟,你这又是何苦来哉?”

贺梓川一愣,反问道:“师兄为何有此一问?”

邱枢桐惋惜道:“师弟年纪轻轻便已跻身金川七剑之列,假以时日未必不能进阶化境,成为我金川真正的柱石,何必如此心急,盗宝叛宗,残害同门?”

贺梓川心中一凉,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似乎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当三师姐、四师兄、五师兄都离开金顶增援自己之时,七剑堂便在金顶失去了话语权,而失去话语权便等于是任人宰割。看邱枢桐那痛心疾首的样子,如今恐怕整个金川都把自己当成叛徒了吧?

含冤滋味虽不好受,但贺梓川并没有绝望。因为就算话语权已旁落,舆论对自己十分不利,神秘组织又通过此事大做文章,但金川的实际掌控者是金尊,他是贺梓川的师尊,对贺梓川的脾气秉性了如指掌,贺梓川自信,金尊大人绝不会相信赵无极等人的鬼话。

贺梓川皱眉问道:“这么说,邱师兄不是来查白虎卫反叛一事,反而是来捉拿贺某的咯?”

邱枢桐叹息道:“师弟说得也对,也不对,本院确是为师弟之事而来,不过不是为了捉拿师弟,而是奉命前来监督白虎卫对师弟行刑。”

贺梓川双目一凝,问道:“什么刑?”

“师弟你盗宝杀人,金顶已决定将你诛杀!”

“什么?!”闻言,贺梓川和陌颜皆是一惊。赵无极远远传来一声冷笑,声音格外刺耳。

贺梓川怒道:“邱师兄怎可凭这般小人的一面之词,就强行给贺某安插罪行?何况本座乃金尊亲传弟子,清风堂堂主,你有什么权利诛杀于我?”

邱枢桐似是早有准备,右手一翻,从他掌心中飞出一块巴掌大小的盘龙金牌,金牌上龙飞凤舞地写着金尊两字。金牌现世的瞬间,一股浩然之气如汹涌波涛,顿时拍打在整座白霞山,众人无不心生敬畏。

“参见金尊!”见到金牌出世,在场所有极北修士纷纷单膝跪地,神色肃然,敬呼之声在山间回荡,久久不息。

“见紫金天龙令如见金尊,贺梓川你还不跪下!”贺梓川双目瞪得滚圆,难以置信地楞在当场,被邱枢桐一喝才如梦方醒,慌忙单膝跪下。

邱枢桐见贺梓川跪倒在金牌下,满意地点了点头,右手又是一番,将金牌小心翼翼地收回自己的一方小世界中,对贺梓川说道:“师弟所犯罪行,金顶已有定论,本院此次公差乃是奉了金顶之命监刑,师弟可还有疑问?”

“师尊可知此事?”贺梓川单膝跪地,艰难地抬起头望向邱枢桐,不可置信地问到。

邱枢桐不忍再看英雄末路,偏过脸,闭上眼睛,点头道:“金尊大人现在没空再管这些小事了”。

“为什么?这也算小事?那什么才算大事?”

邱枢桐叹气道:“金尊大人刚刚自至西返回,带回来一个惊人的消息。至西沙谷早在一年前,便已被一群无名高手所灭,过程与我金川眼前经历的混乱及其相似。”

贺梓川与陌颜闻言都是悚然一惊,贺梓川豁然起身,双眼死死盯住邱枢桐,目中射出两抹寒芒。邱枢桐毫不退避,迎着贺梓川鹰隼般锐利的目光与贺梓川对视,场中所有修士都仿佛能看见二人目光中的火花,气氛顿时再度紧张起来。

半晌,贺梓川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原来竟是如此!”

贺梓川虽然在笑,但那笑声何其悲壮,既有委屈,又有不甘。陌颜冰雪聪明,隐隐猜出二人哑谜中的几分真意,心中登时一片冰凉。她急忙踏前一步,轻轻握住贺梓川的手,担心地唤道:“小七!”

邱枢桐皱起眉头,微微摇头道:“师弟,还有什么遗愿,师兄可以帮你完成。”

陌颜白玉雕琢一般的手掌上仿佛传来莫大能量,迅速平复着贺梓川起伏不定的内心。贺梓川渐渐从悲愤中解脱出来,听到邱枢桐的话,他沉吟片刻,问道:“我三师姐现在到底如何了?”

邱枢桐一愣,脱口反问道:“你不知道?”

贺梓川自嘲笑道:“都到现在这般境地了,邱师兄你觉得呢?”

邱枢桐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之色,脸上泛起阴晴不定的表情,至少半柱香的时间之后,才一咬牙说道:“罢了,便信你一次。”说罢双手掐诀,在半空中画出一道大圆,随着邱枢桐手臂的轨迹,大圆之中的空间逐渐碎裂,露出一道空间裂隙,邱枢桐向裂隙中一指,口中默念:“来来来!”一口直径接近一丈的巨大墨玉棺椁从圆形裂隙中慢慢飞出,漂浮在贺梓川几人面前。

贺梓川心脏仿佛被重锤狠狠敲击,脑袋里天旋地转,眼前阵阵发黑,所有的侥幸和念想顷刻间化为泡影。他艰难地抬起手,抚摸棺椁,双目仿佛钉子一般,死死钉在棺椁之上:“我能……看她一眼吗?”

不等邱枢桐回答,贺梓川便小心翼翼将棺椁打开了一角,想再看三师姐一眼,却又不敢去看她,仿佛只要不去看,三师姐便还没有死。他忽然觉得眼前的世界如此不真实,就像一场噩梦,随时可能被惊醒。三师姐死了,金顶要杀我,是梦吗?或者是个笑话吧?

不知道在恐惧和迷茫之中挣扎了多久,一道暖流缓缓流入贺梓川心里,猛然将他从另一个世界拉回了现实。贺梓川回头一望,看到陌颜绝美的脸上挂着难以掩饰的担忧,他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心中暗道惭愧。

不行,我的身后就是沫儿,只要她还没有彻底安全,我就没有伤心和怯懦的资格!贺梓川双眼一清,呼出一口浊气,鼓足勇气向棺椁内看去。

只是一眼,便将贺梓川看似坚实的勇气击得土崩瓦解。三师姐就静静地躺在花海之中,她面色红润,仿若生前。但贺梓川司职侦查,只一眼便看出,这一切美丽和宁静都不过是入殓时的装潢。她脸上的血迹是被秘术强行擦去的;眉眼和嘴角散不去的细微褶皱,说明她陨落时脸上凝固着惊愕的表情;她的眼皮也有细微的摩擦痕迹,证明双眼是死后才被人轻轻合上的。

三师姐死不瞑目!

贺梓川双手握拳,死死咬紧牙关,身体不住地战栗着,分不清是因为愤恨还是悲伤。

他手掌一挥,轻轻合上棺椁,闭目望天,深深呼吸几口,慢慢退后一步,仍旧挡在陌颜身前,对邱枢桐说道:“师兄,留我一年性命如何?”

邱枢桐诧异道:“你想干什么?”

贺梓川双目通红,嘴唇干裂,如荒漠中的野狼一般,浑身散发出冷人不安的气息。他沙哑着声音,咬牙切齿道:“三师姐死不瞑目,我要将害了她的人剥皮抽筋,挫骨扬灰!”

赵无极听得此言只是冷笑,并未出声,龙向一却手心一颤,差点握不住手中的天龙剑。

邱枢桐微微摇头,毫不容情地说道:“戒律院向来法不容情,何况金川上下都认为师弟才是诱杀秦师姐的真凶,所以师弟切莫再异想天开。”

贺梓川似是早知如此,不再废话,右手朝虚空一爪,将一只灰绿色古朴小铃握在手中。小铃方一出现便传出一阵微弱而清脆的铃音,那铃音似是从天而降,众人顿感心神恍惚,仙境之下的修士更是元神战栗,身若筛糠。

“锦玉仙铃?!”众人不用看清,便已知贺梓川手中所持何物,没有任何号令哗啦啦整整齐齐后退几步,空出大片空地。包括龙向一、赵无极在内的几名圣境无不眼皮狂跳,心中打鼓,都怕贺梓川突然暴起,与自己同归于尽。

“不要!”陌颜死死拉住贺梓川衣袖,不住地摇头,贺梓川却全无反应,仍旧冷冷盯着邱枢桐。

邱枢桐虽然也下意识退后了几步,但相较其他人,还算冷静,他强压下转身逃走的冲动,用尽量平淡的语气劝道:“贺师弟,锦玉仙铃虽强,但毕竟使用代价太大,你还未进阶化境,只能献祭元神之力,略微发挥它的威能,以你的元神强度,至多也不过杀三五个圣境而已,何苦冒着无法再入轮回的风险,与几个人同归于尽?”

邱枢桐还不知经过九转天青丹强化,贺梓川的元神强度已经直逼圣境后期,真要全力激发锦玉仙铃,连杀十三四位圣境高手不在话下,只是如此一来,贺梓川必将元神消散,再不得入轮回。

贺梓川和煦一笑,冰冷地说道:“就算只杀一两人又如何?我既已注定要死,便不想那些无耻之人能活得轻松,师兄若想试试,出手就是。”

邱枢桐脸色顿时铁青,一旁的赵无极几人也是面面相觑,噤若寒蝉,谁也不敢出头。

就在场面沉闷之时,突然一柄利剑裹挟着巨大法力,破开厚厚乌云,从天而降,正正插在贺梓川与邱枢桐之间。无论是贺梓川,还是邱枢桐,待看清那柄宝剑之后,皆是一惊,同时发出一声惊呼。

“是他?!”

“他怎么来了?”

乐山治疗盆腔炎医院
新疆牛皮癣治疗方法
沧州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乐山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新疆什么医院治牛皮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