菏泽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莫裏尼奥能赢球嘚亾才能创造历史

发布时间:2019-10-09 03:20:43 编辑:笔名

莫里尼奥:能赢球的人才能创造历史

上周出版的意大利《全景》杂志,专访了国际米兰莫里尼奥。当时,莫里尼奥还没率领国际米兰拿到冠军。这次对话,与其说是专访,不如说是一段谈话录。在这里,你将看到莫里尼奥得足球价值观足球即我,谁爱我跟我,谁恨我弃我。

原文 朱塞佩德贝利斯 / 编译 本报 闫松

问:先生,您生气了?

答:嗯?怎么了?

问:您不会为了拉涅利说的那些话吧?

答:拉涅利很虚伪。在意大利杯决战之前

,他对我和国米大加褒扬

,然而在比赛结束之后,马上就要面临联赛结果时,又马上对我大肆攻击。其次,他总是故弄玄虚。我们说,这叫扬起沙子迷住别人的眼。

问:在意大利,我们说这叫烟雾迷住了眼睛。

答:准确地说,他们在制造烟幕弹。

问:这是一种设置障碍的体现吗?

答:谁知道?有可能吧。但我们保持着冷静

问:您一定希望以联赛冠军的身份出现在欧冠决赛赛场上,是吗?

答:谁知道?还是要视具体情况而定。从精神层面而言,我们背负压力,因为我们被添加了太多关注。还有两场关键战役,这是超负荷的。

问:拉涅利说,意大利媒体创造了穆里尼奥现象。对您而言,英国媒体和意大利媒体,那个更糟糕?

答:他们完全不同。在英格兰,体育版面经常只出现在报纸的最后几页,他们就没有体育。英国人对足球的感情很强烈,但只投入在周末的90分钟内。在周一的报纸,有8到10页体育,别的日子,屈指可数。

问:那么,意大利的媒体呢?他们正变得更糟糕?

答:不,我不想这么说,那是不同的。我举个例子,我很喜欢和那些有各国联赛踢球经历的球员聊天。我在切尔西时,克雷斯波和我聊过英意媒体的区别。他说,先生,当我在英超得分后,我能从BBC或者别的什么夜间节目看到我的进球回放。如果我错过了节目,就再也看不到了。但我在意大利,即便我不想看自己的进球回放,我依然能在电视里再碰上200次。

问:您看,这很糟糕吧?

答:我不想重复,这没有标准答案。意大利语怎么说?啊,提供。在意大利,电视频道可以24小时不停地播足球。太多的人想看足球比赛和体育报纸。这并非什么过度反应,只是和别的国家不一样而已。

问:那您会看电视直播吗?

答:是在家吗?

问:是的,业余时间。

答:我不会以业余的方式度过。不是说我不想,而是不能。是的,我在家也看足球,但那是为了工作。我也很喜欢看阿根廷、巴西、葡萄牙的国内联赛,但我通常不会。如果电视里在放博卡和河床的比赛,我会选择看别的比赛。

问:谁的

答:比如,亚特兰大VS博洛尼亚。

问:您会有这种第二选择?

答:这由不得我选择。我看球是有目的的,我为足球而生活。

问:那么您在足球的世界活得如何?

答:太棒了。我的工作太棒了。我不仅是一个教练,还扮演更多角色。经理人,意大利语怎么说?

问:是,就叫经理人。

答:一个经理人,必须处理球队各种事务。他必须懂得如何与球员沟通、与老板沟通。他要向对手学习,知道如何赢球,如何前进。他除了要懂技战术,还要懂心理学。他的作用不仅仅只体现在球场和更衣室。

问:球场和更衣室,那一个更重要?

答:都很重要。你不应该进行比较。一个教练不应该说,我更喜欢那个。

问:当今足球教练应该是个什么样的人?

答:一个伟大职业团队的领袖。

问:您是一个接驳器。

答:我是一个教练。

问:一个教练是一个接驳器吗?

答:如果你不是教练,就别做教练。

问:人们说,穆里尼奥是一个伟大的沟通者?

答:是的,我在意大利听过太多次。

问:其实,他们这么说,是想讽刺您。

答:是的,我也是这么想的。

问:为什么?

答:因为我在一个足球的国度。无论是国家队还是俱乐部,都取得过成功。他们过去不会想到有一个葡萄牙人到意大利执教并夺冠。在意大利,教练们都希望在本国执教,即便像特拉帕托尼在国外也取得过成功,但他们还是想待在国内。但现在,情况变得不同,他们也开始走出国门了。

问:是巧合吗?您来了意大利,许多意大利教练却走了。

答:我不知道。

问:是为了避免和您对垒失败才走的?

答:不,我相信他们也想了解别的国家的文化、思维方式。他们在国外也做的很好,他们已经证明了这点。

问:谁?

答:我在伦敦的朋友告诉我,安切洛蒂就很享受在英格兰的日子,曼奇尼混得也不算差。卡佩罗正在让英格兰国家队变得强大。他们已经明白,在国外执教的经历能丰富一个人。

问:为什么?

答:你如果老待在一个地方,是难以持续提高的。我在波尔图时,老板问我是不是想继续待下去,我却已经决定要离开。我渴望有质量的跳槽。我会回到葡萄牙的,我想执教国家队打欧锦赛或世界杯,然后,结束我的职业生涯。

问:您的世界已不缺少什么。

答:不。那是我的祖国,我爱它。我会为她而死。

问:想过阳光、大海、放松吗?

答:那不是我。Saudadista(葡语:思念、怀旧),意大利语怎么说来着?

问:怀旧。

答:对,怀旧。但我不愿意尝试。我不是那种整天想着度假啊美食啊的简单的葡萄牙人。我在伦敦曾经度过连续80天的阴雨天,我挺高兴的。

问:您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当球员吗?

答:当然。

问: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答:让我数数,一年、两年二十三年前。

问:当时什么感觉?

答:美妙极了。

问:塞图巴尔队,来自一个工商业港口城市。

答:是的,一个三流球队。

问:您怎么从一个球员成为一名教练?

答:我和一些年轻的朋友一起,开始了执教之路。

问:回忆一下当年?

答:那时,我每天早6点起床,为了8点从塞图巴尔赶到里斯本大学(注:塞图巴尔距离里斯本32公里)。我从来没在首都居住过。我天天奔波于旅途。下午3点,重新上课,然后去球场训练。下午5点到7点,我是一名球员,直到别人都回家吃饭了,我还带着几个年轻友人一起研究教练的业务。当我回到家已是深夜,我乐在其中。

问:现在还有当初的那种感觉吗?

答:变了。

问:您还会为维多利亚塞图巴尔队欢呼吗?

答:当然。

问:塞图巴尔有什么变化吗?

答:社会的变迁,让这里已经难以找到世代的住民,因为有太多的移民。

问:从葡萄牙到西班牙,从罗布森到范加尔,那一个更好?

答:我不想选择。

问:您将在欧冠决赛面对范加尔,能回忆一下他吗?

答:我一直在回忆我当本菲卡主教练的事情。那时,我还在巴萨,当范加尔的助手。我知道,本菲卡有个主帅的位置,我想重返葡萄牙。当时,范加尔对我说,你想当一个主帅还是一个助教?如果是主帅,那就离开巴萨。因为,你比其他教练更优秀。我备受鼓舞。

问:十年后,范加尔说你是个煽动家。

答:这个我没听说过。我只知道,他说,他在巴萨没有做到我在国际米兰做到的事情。

问:也就是?

答:国米死忠球迷体会的狂喜。

问:您是一个现象?

答:那是拉涅利说的,我从没说过。我在三个国家都拿满了冠军,我不缺少什么。但我会嘲笑一些人,他们什么奖杯都没拿过。那怕一个托斯卡纳大区冠军或者勒佐卡拉布里亚(意大利南部港口城市)地区冠军。

问:您在意大利讨厌什么?

答:那些足球伪君子。他们可能会笑着冲你跑来,拍拍你的后背说,你是最好的,你是伟大的,继续前进。但是一转身,他们会尽其所能地攻击你。我很不喜欢这样,虽然很多教练就是如此。

问:您觉得穆里尼奥喜欢意大利人吗?

答:我喜欢国米意大利人。

问:还有吗?

答:还有那些没有引进我的人?

问:没有引进您

答:我是一个被人憎恶的教练,但你知道还有一件事情

问:什么?

答:有许多球队想要我。当我觉得要改变了,我就走人。

问:人们说您执教的下一站在马德里?

答:我可能执教皇马!

问:您还想赢多少?

答:太多、全部。我才47岁,我还有时间。

问:谁是那些能改变足球历史的教练?

答:没人能改变历史,但能创造历史。

问:是谁?

答:就是那些能赢球的人。

问:没成绩的教练能走进历史吗?

答:绝无可能。有谁还记得拳王穆罕默德阿里第一次获得世界冠军时的手下败将?

怎样创建微信小程序
微信小程序怎么弄
微信小程序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