菏泽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全國政協委員張曉梅談婦女權益美容業需要規

发布时间:2019-11-09 02:36:19 编辑:笔名

全国政协委员张晓梅谈妇女权益 美容业需要规范

全国政协委员张晓梅谈妇女权益 美容业需要规范

主持人:各位友大家好,欢迎来到搜狐嘉宾聊天室

今天作客的是中国美容时尚报的社长兼总张晓梅女士,同时也是十届全国政协委员,先请您跟我们大家打个招呼

张晓梅:大家好,搜狐的友下午好

主持人:我们注意到您在搜狐开了一个博客,而且每天都在坚持写而且我们看到很多政协委员可能不为人知的细节、故事很多友会在问,张女士你们的工作非常忙,但是还在坚持写,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和想法

张晓梅:因为我觉得政协委员在全国非常受关注的,因为他代表着非常重要层面的人事,而且这个层面的人士来自各行各业的,各领域的都有他对大家来说,第一是受关注,第二很有神秘感,我是十届进入这个领域的,我以前不是以我这样的心情,我觉得政协委员真是很神秘的,他们都是在干什么,每次开会的时候车来车往的,有一个小小的窗口能够让大家知道他们的生活,他们开会的情况,这是挺有意思的再一个政协委员本身来自民间,代表民间,除了正式的活动,还有写提案、参政议政,能够为百姓做一些政协想知道的和我们能说的一些宣传,也是一种义务作为公民来讲应该有他应有的知晓权,从我的角度更多地去说一说不是各大媒体报道的很正式的政治话题,而是在会议中间的细节,包括怎么吃,他们的日程怎么回事,他们开会怎么开,包括提案交的什么流程,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事实上也是这样的在站上反映都是很非常热烈的,而且从民的留言中间发现很多人很感兴趣,很多人在问,你们在开会是不是去底下采集信息我想我做一点这样的事情

主持人:现在感觉到两会和普通民众的距离越来越近,而且感觉是越来越开放的我们一直注意到张女士是作为美容行业的精英人物,而且您这几年来一直在提这样的提案,就是要提高美容业的机制,来规范这个行业,能不能具体说一下

张晓梅:因为现在这个行业存在两个比较大的有损行业声誉的问题,一个是行业诚信的问题,老百姓会觉得他的服务没有保障的,会觉得是不是有暴利,是不是产品质量有问题,是不是这里有欺诈行为因为现在想去做美容的人越来越多,已经作为自己的生活方式甚至成为必需的方式,特别像剪头发常规的项目,更有需求性,当然老百姓会关心,特别像美容这样的,我说的美容包括美发、美甲,身体护理一系列的工作,同时和人体直接发生作用的,还有从行业来讲,大家对行业有偏见,是不是色情服务,一说到美容,就觉得这个行业乱七八糟,搞色情的很多,有这样的感觉其实这个行业真正的从事的人士,或者想靠自己一双手靠劳动自力发展,这种人士是主流,希望行业在进入的标准上,不像现在进入比较容易,一个是服务的规模进入比较容易,反正有一小房子多少钱投入就可以开店或者说人员的资质审定也相对比较容易,他们希望在开店的技术上,卫生上以及软件的通过以及从业人员的素质上有一个更高的门槛,这样把一些想浑水摸鱼,想借用行业的名义去做色情或者比较有害行业行为的经营者自然地隔离出去,这是提高门槛的基本想法

主持人:我们之前也查了一些相关的报道,有这样的报道说美容行业主要有整容行业在里面,说十年毁了20万张脸您在这个行业当中,您了解这是事实吗

张晓梅:绝对没有的,这个事情因为很多媒体在引用,伤害非常大我们报纸曾经对这个事情做过非常认真的一次调查,现在不再说是那个媒体最早十年毁了二十万张脸大概是在94年之后,出现在一个中央字号的报纸上,十年毁了二十张脸作为文章的标题,但是没有出处,后来专门为这个事情查过中国消费者协会和中国美容院协会,都做过非常认真的调查和咨询,中消协绝对没有这样的记录,比如十年毁了二十张脸,中国美容院协会也是非常明确地表示,这个行业累计也不可能有这样的数量,因为二十万张真是很多,如果真的二十万张,我们在街上都会看到非常峥嵘的面孔,这肯定不是现实的这句话在媒体当中广为传播,甚至有一家媒体在采访我的稿子中间,前面就增加了这样一段话,说这个行业十年毁了二十万张脸,什么什么问题,为此采访了中国美容时尚报张晓梅,行业对我很有意见,是不是我们搞了毁了20万张,所以我们想去做一个梳理和澄清是很有必要的,现在可以肯定地告诉大家,这个说法肯定没有依据的,如果那个人士能够拿出非常有证据的说法,我们都可以来探讨

主持人:这样的信息已经给很多人造成对这个行业的不信任,特别您是您刚才也说了,这个行业因为跟人的皮肤,跟人的身体在打交道,更多的是女性接触这个行业,非常地恐慌,在这里有没有跟我们的友说的关于这个事情

张晓梅:首先告诉大家,美容行业如果早几年恐慌是很有道理的,因为早几年的确很乱,早五年前都还是比较乱的,但是这五年正因为市场非常活跃,老百姓可能看不到,但是在行业内部竞争变得非常激烈,必然就体现在几个方面,一个是同行竞争,最初期的竞争就是价格战,这是一个低层面的,价格的竞争在十年前就使用这个手段,到前五年的时候这个手段基本上没有用了接下来的竞争必须变成服务产品,服务质量,服务人的竞争,从前五年开始,这个行业更多进入了这样的竞争而不是价格的竞争举一个价格竞争的例子,十年前最典型的纹眉眼线的操作,最早从香港、台湾引进过来,普遍的收费是三百到五百块钱,半年之内几乎在全国有这种项目,最后最便宜的是二十块钱,到二十块钱是在骗人要不然这个技术会消失,要不然是使人更好的技术拿更贵的钱到了一定的时候,好的自然就会越来越好,差的会越来越差我说的仅仅是这样一项技术就是这样的过程,纹眉眼线刚刚引进来的是三百块钱,但是它确实经历了曾经达到20块钱的价格其他技术也是这样的,这五年来美容行业可以这样讲,非常负责地对消费者讲,美容行业成长非常多,应该说在中档以上的美容院,尤其在各个城市规模比较不错的美容院,技术上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最多出现疗效和自己所宣传的有距离,这个不光是美容行业,其他行业也是这样的还有价格上可能性价比不一定合理,但是在技术的安全性方面,在技术的有效性方面,是比过去应该说有很大的提高应该说对消费者是有利的而且市场也是这样的,我们谁也不能主宰市场,特别是现在已经是一个自由竞争的市场化的格局,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比如说像PP机,过去的时候几乎每个人都有一个,但是市场自然淘汰下来了美容行业现在不仅没有淘汰,而且这么蓬勃发展,从业人士越来越多,服务项目越来越细分,从最开始脸部的护理,到现在全身的各方面的护理,越深化的护理,其实是市场的客观性既说明了老百姓的需求,同时也说明美容行业这么多年的的确确给了很多人美的改变,给了他们服务的价值我认为主流是好的

张晓梅:当然一方面消费者存在很多顾虑,延续了20年来对这个行业的偏见,的确媒体有一定的作用,我们的媒体对这个行业的负面报道偏多一点,因此一件事情可能会比较多的放大化,消费者对它的偏见就会增加,当然同时这个行业还在成长过程中,为什么每年我在参加两会的时候都提了很多关于加强管理的提案,因为我们看到了很多在管理方面亟待解决的问题,只有在这几个方面同时去努力的话或者说同时大家有一个认识,这个行业才真正能够进步的

主持人:您刚才说了价格的问题,可能有些友也在问,根据国外他们所了解到的信息,美容行业不是一个能够价钱那么低的服务,在中国是不是已经到了能够来消费这样服务的时代

张晓梅:我在美国生活过,有一个感觉,中国人没到美国的时候,比较喜欢觉得它有一个汇率的,比如说在美国一百美金在中国就是800多,就好像觉得如果美国要是做一个美容服务要是一百块钱,来中国就应该是800多块钱,不能这么算的在美国生活有特别深刻的体会,我们说的要在美国工作、消费,在美国工作和消费和在中国工作、消费的感觉是一样的就是美国一般的白领的人员工资也就是两千美金左右,中国一般也是二千左右,也就是平均水平你在美国做一个美容一百块钱和在中国做一个美容一百块钱其实是一样的,不能拿两个国家的收入做这样的兑换在美国一个比较中档的美容护理大概在一百到二百块钱,我们国家同等城市是差不多的

主持人:有这样的基础,所以您也提出来美容经济的概念,您认为已经到了这个时候,把美容行业纳入考虑计划内

张晓梅:2003年我首先提出美容经济,当时是一种感觉,觉得它已经形成很大的产业,我们做的是产业的报告,包括从业人数,年产值,还有产业的结构,这个产业已经是很成熟,很复杂的结构了

主持人:产业链已经很完善

张晓梅:非常完善,老百姓看到街头,是这个产业的终端,但是产业中间有很多的层面,有支撑这些店工作的人员的教育培训,培训还要编教材,都是一件非常完善包括为终端就业者提供传媒、资讯服务,都已经形成了这些美容师操作的东西,包括专业化妆品、专业仪器,后面又是一大堆,所以是非常完整的产业和产业的层面我们把这个情况做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报告之后,就邀请了一些经济学专家,在2003年的时候,当时的时候有一些老专家不屑于专家,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一个新的事情,新的行业需要人去理解的,当时我印象比较深,有一个很有名的经济方面的杂志主编,当时我们非常想请到重量级的经济学家,但是我们不熟悉,他们介绍这个主编能给我们做引荐,印象非常深,给他打说我们有这个事情请专家参与,当然这是一个很爽快的女人,性格很直爽,她说太可笑了,这些专家怎么参加美容经济方面的研究我们在2003年提这样的事情真的很多人觉得可笑但是当我们把所有报告做出来之后,找了一些年轻的专家,像何帆、赵晓、李忠等等,还有中年的经济学家,还有科学家何祚庥陆续都参与了,中央党校研究室的一些人员都参与了看到我们提供了这样的报告的确觉得美容产业已经形成了经济前两天在别的站做访谈的时候都在提,今年我们提出了要打造美容新经济的概念,因为2003年在提美容经济的时候,只是把自主的经济层面做一些梳理,做一些归纳,然后拿给这些专家们分析、研究,觉得我们是不是一种经济形态,经过大家的探讨和研究,说是当然他们也做了很多调查,在2003年中国美容经济学报告是他们在主导做的这样的报告今年感觉到发现美容经济很像早期的温州经济,就是非常活跃,非常自主,但是显得不够正规,比较散乱的状态但是现在它是中国新经济,区域经济比较有代表性的模式,对全国的区域经济有非常好的带动,我们感觉到这两种经济非常相同之处,我们说美国经济如果国家能够比较好的重视它,给它更多的扶持和关怀,给它一些帮助,这个经济发挥出来力量会非常大我们预计最多五年的时候达到五千个亿,一点问题没有,因为去年接近两千个亿,每年平均在两位数以上增长,很有可能像温州经济代表区域经济一样,会成为新生行业的经济模式,所以今年提到这样的话题我们觉得这是很有意思的事情

主持人:说到新经济,在这样的时代下面提经济在它背后的词是不可以忽视的,就是科技美容行业在一开始大家觉得是比较简单的劳作,人的技术上可能像美发就是一个技巧,从小是学徒学出来的理发师,但是发展到今天这一步,科技的成分越来越多

张晓梅:今年的提案两个最主要的提案一个方面是科技,要让过去的自主美容经济成长为新的美容经济有三个方面,一个方面是整合科技方面的竞争力或者说真正的产业内涵的竞争力,今年提出四个创新,创新品牌,创新科技,也和国家科技创新大的方针政策保持着一致性,也容易调动行业人士的积极性,也容易争取国家的支持,这是科技方面的提升再一个是管理方面的完善,当然行业自发地也需要去努力,因为美容行业这么多年更多的靠自己,没有更多的靠别人,今后如果想继续发展还要靠自己首先自己要强大起来才能够更多的赢得社会的认可,赢得国家的支持这一点我相信行业里一直有这样的精神,如果仅仅是一种精神,没有更多的外力或者催化剂来推动它还是比较缓慢或者凌乱的状态,不能发挥核心的整合力今年主要的提案要给科技美容打造环境另外很多人会觉得美容是技术的操作,这是消费者所感受到的一个层面,但是你要知道做美容有三个方面的东西,是工具、仪器和用品,工具当然是你要操作的,手上要用的帮助你的工具,剪刀、化妆砂,包括按摩用的东西,这是属于工具的东西,工具有一定的含量,但是不显得明显比如像剪刀,一般的剪刀,觉得一百块钱都是很好的剪刀,可是在这个行业最高级的剪刀是可以达到几万块钱,有两个比较重要的优点,可以降低操作者的工作强度,每个人这样剪头是很辛苦的最重要的是作为发型师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也是艺术师,带有很强的艺术创作成分一个优秀的造型师在国外是非常受尊重的,因为带有很强的创意性工作,所以好的工具是非常必要的再一个就是仪器,仪器是为了帮助你更好的美容的辅助方式,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像超声波美容仪器,护肤品涂在脸上,皮肤的吸收能力很有限,但是通过超声波可以加速皮肤的吸收效果,这是科技美容很重要的可提升的空间,现在发现有光子、激光等等比较新的高科技技术已经应用在美容行业里还有我们做美容所用的化妆品包括内服、外服的用品,这些里也是有大量的科技产品在里面国际国内讲化妆品是生活需求也好还是精神需求也好,是生存之上的需求,人们当他需要这种需求的时候,愿意比生存需求付出更多的价值,生存需求可能吃饱就行了,总体来讲不冷就行了,但是精神需求要的是感觉,要的是一种状态,所以不能是光穿暖了,还得穿好看,一件西服可能是几千上万,要的是精神愉悦方面的需求美也是这样,如果能够提供精神需求,提供愉悦需求,愿意付出更多的费用这里面的利润空间是很大的,我一直不认为这个利润空间是暴利,比如一个画家画一幅画,你能够计算用多少纸多少墨来说他是怎么样的成本这也是分两个层面,这个行业也是你到没有到达那个层面,如果仅仅把头发剪短或者一般的修饰,不能叫艺术的价值如果是艺术价值,利润很大的,这个利润足以使科研人员投入研发像欧莱雅这样大型的公司有几千的研发人员在里面我们国家虽然科技的自主能力比较差,但是据我的了解,几乎我们国家最顶级的搞生物的,干细胞是现在是一个敏感的话题,像纳米最顶级的专家都不同程度地跟化妆品美容科技都有不同程度的科技交叉,包括他们的参与这个行业如果在科技方面有比较多的突破,比如说国家能够把他们的一些东西纳入国家方面的规划,科技方面的政策有一些保障,同时对现行的美容产品、服务,国家有一个机构能够真正地像民众发布那些技术是合格的,就是有一个鉴定机构,让百姓增加对这个行业的诚信和信任,这是非常好的

主持人:发展中医美容文化,可能美容业在很多人眼里是非常新鲜的名词,但实际上从美容最原始的或者最传统的方面,中国在几千年之前就已经开始了,但是很多人并不了解

张晓梅:是这样的,现在很多行业或者说现在的很多事情很多东西在历史上是有的,但是你怎么去做新的整合,怎么样站在你行业的角度去把这些已有的东西跟你的行业最需求的东西重新地拿出来,然后再加入现代的元素,这是非常重要的过去中医方面确实很有价值,虽然我们国家对中医养生,中医美容的方法,包括中医治病的方法,大量都是养生、抗衰老,女性的内分泌的调整,去除女性的斑、痘等等方面的东西,很有建树很有方法,但是是散乱在中医以治病为主的层面上,站在我们的角度,非常希望能够把这些散乱的东西系统化地做梳理和整理,跟大家美相关的方法、技术理论提炼出来,成为中医美容的系统,就像站,每个站有自己的特点,因为信息量非常大,我就是怎么样找到最适合我的东西,消费者也是这样的,没有办法在这么多中医的方法里找到我最需要的美丽、抗衰老、美容的方法,但是我又很认同中医,要有中医美容的专业人士来做这项工作同时中医美容大家都很认同,如果今后能够跟国际上比拼我们的民族技术,就目前来看,唯一可能有比拼的就是中医,从资源、经验还有中医特别在国际上已经形成了国家品牌,这是我们的强项,国家更应该重中之重促进中医美容的化妆品、产品的研发,品牌方面的规划这是特别重要的

主持人:对从业者的培训是不是也显得非常紧迫

张晓梅:这么多年的从业者比较乱目前我们国家对美容方面的从业者的培训几乎是各自为政基本上还是属于那个学校的直接管理者他的水平更高一些学生更高一些,那个学校的经营者良心更好一些,学生会学得更好一点或者培养得更好一点尽管我们国家劳动社会保障部制定了关于美容师培训的标准考核包括培训的计划,但是能够按照这样的计划执行的比较少主要是两个原因,劳动社会保障部做了大量的工作,而且他们的工作对促进整个培训水平的提高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但是为什么大家用的比较好,这个标准是按照全国平均情况来看,所以它还是比较基础的,底线比较低的

主持人:它是指导性的

张晓梅:不是指导性,他不能光看北京、上海,要看通县,要看底下地市县还有那么多的从业者,因为美容的标准不像数理化,一本书坐在这里就能把考试方法通过,美容大量靠实操,连仪器都没有见过,技术没有见过,就没有办法考,在制定标准的时候,一定要考虑到全国性而大量的美容工作者主要在主流城市为主体,当然培训学校按照这个标准去培训是不够的我在美国读过这个学校,美国的标准是全国统一而且教材几十年没有变,除了不断地修订有点像医疗的基础医学,基础医学不会变的,至于现在有那些新的产品、新的技术,另外增加是另外一回事,我们国家在此之前的工作还没有建设好,我们的确做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在两年前受劳动社会保障部的委托,因为我们发现了问题,多次跟他们做交流,有一次跟劳动部做交流的时候,分管就业的部长就提出来,你们觉得这个问题很大,你们能不能做这个事情接下来跟国家劳动培训中心做过多次的磨合,现在教材已经出来了,上个月刚出来,当然印刷方面还没有完全做好这个教材按照国际的基本水准,同时也结合国内的情况,我们国家对美容师归到劳动技工的岗位,按照五级来分的,这跟国际不太一致,不能为了美容行业在几千个工种中间搞你一个东西,我们按照基本上符合国家这样的分类,同时尽可能的跟国际接轨,这套教材今后如果在全国得到普及的话,会整个提升美容师的综合素质和平均水准很有帮助

主持人:这种职业培训师一旦形成了完整的体系,从就业也好,从年轻人以后的选择来说,都是非常好

张晓梅:我们做过一个调查,因为这个行业解决了大量的低端就业者,低端就业者就是文化程度比较低,女性为主的群体,包括下岗职工、年轻的缺少工作经验的群体,其中有将近40%、50%是从农村过来的的农村工的,当然是比较低端的层面,最低端的洗头,做基础的护理工作,按摩为主我们发现这个行业就业对国家的贡献非常大我们做过各种工种的对比,发现美容行业是农民还有小城镇进入大城市,他们进入之后,人力转换最好,收入最高的行业这些人如果到了酒店,给人家端盘子,到旅店给人家打扫卫生,几年之后不会改变基本状况很难成为大堂经理,很难成为高级厨师,仍然是一个端盘子的人,仍然是打扫卫生的人,收入、成长性都没有保障,人力转换基本上和原来保持一致美容行业通过一段时间的培训,经过一段时间的会变成技工,收入会上来,而且自信,生存的环境会得到改善因为做得好,那怕就是浴足工,做得好,客人就喜欢他,客人来了就会点他,就会有荣誉感和自尊心因为这个行业的终端服务者几乎100%靠计件服务的,做得好收入高,收入高,就成为主管和店长,这种机会非常多,如果做得好,自己对自己有自信,还可以回乡开店,他就是创业者所以人力转换非常好他自己生存环境有保障,就会有婚姻、家庭,有孩子,子孙后代就在城里,就变成高端人士从工资来讲也是这样的,美容是计件的服务,因为很多客人是靠服务的操作者留住客人,不像端盘子的服务员,更多的靠厨师,一个厨师就服务很多人,可是美容不是这样,一个人就服务一个,一对一甚至多对一的服务,取决于工作者的能力、工作态度和付出,这样的关系是行业特点,因此经营管理者对操作者的待遇计件的提成是比较高的,也是鼓励你好好地把客户留住,就有更多的收入总体来讲,美容行业只要肯干,肯辛苦,收入真的是不错的

主持人:我记得在当时您刚刚成为政协委员的时候,说很多媒体就把这个当成一个热点话题在讨论 有些媒体说就觉得您成为政协委员是代表了这样的信息,这个行业开始出来人们从剪头了但是不一样,开始把您和郑明明放在一起,您自己的切身感受怎么样

张晓梅:我们能够进入全国政协对行业来讲是历史性的改变,一个新生行业能够生存下来,不仅仅是一个经济问题,你这个行业能生存下来,行业人士能够在行业里有利益,把自己养活了,今后可能还有利润,还能发展,这可能是行业自然的形态不仅仅是这样的问题,还有一个社会问题,你的从业者要能够得到社会人士的首先认可,今后还能相应地尊重,当然不是说你要怎么样,和真正的社会地位相匹配的承认,再加上如果你社会的影响力越来越大的时候,也应该有行业自己的声音,有自己的主张,有自己可以驾驭自己的发展方向掌控的能力,一个行业永远被人看不起,永远自己说话的话语权,永远是想被谁踩一脚就被踩一脚,这并不能发展下来我当时非常明确地意识到,我觉得这个事情很重要,代表着一个行业开始真正的生存和发展,非常是进入委员这个事情这几年很珍惜,如果是媒体界的朋友能够感觉到,我在这方面做了很多工作,一个是每年尽我的力量尽可能多地提一些提案,包括我们提出美容经济,去年搞中国美很多的活动都是希望在我们任届的,对行业历史性发展很关键的年代去做我们能够做的工作现在已经四年了,我比较欣慰地做了很多工作,回答你的问题如果和郑明明放在一起,他们都是非常优秀的代表,如果作为后来者和他们一起去努力,还是很荣幸的现在我经常跟她们保持很好的联系,也希望能够从她们身上交流更多的东西,大家一起做工作郑明明本身是香港的委员,蔡云鹏是台湾很知名的人士,我们对很多事情是不谋而合,重大事情的时候,我们会一起走出来在做一些工作我也很乐意和她们在一起

主持人:我看到您的博客上有一句话应该是让我们觉得,您提到同样是女人,怎么样有这样的感慨,实际上对很多友来讲,特别是女性友来讲,在看到您的很多形象,看到您的着作,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的话,也在想同样是女人,你怎么可能是这样的

张晓梅:这是昨天的事情,可能是你这样的角色,真是人没有止境的包括你现在这样的角色,也会有很多人羡慕你,很多人渴望当一个,你能够在搜狐这样非常有影响力,因为在中心很羡慕你,你这么年轻能当频道的副主编,这都是很羡慕的每个人真是没有止境的,就像刚才讲的,别人从别的侧面觉得有羡慕人的一面,我自己也是这样的,你刚才说也是你的心声一种感受,我也是经常会看到很多非常优秀的人士,我真的很感慨,他们真的比我强,我觉得他们怎么能够做这么多的事,她们怎么那么有成就,这就是对我的激励,人和人的不同很大程度在于有些人很容易满足于自己,有一句话是所谓的成功人士有一种习惯,有成绩的时候是向外看,困难的时候向内看意思是当你发展还不错,越来越多有成绩的时候,并不是向自己看,如果人是这样的心态,其实走不了多远就我所看到的不管是男性女性很优秀的人士,越是这样的时候,向外看,比别人,觉得自己还有很大的差距,又不断地在努力遇到很多困难或者遇到很多挫折的时候或者遇到很多问题的时候,会向内看,会检查自己我有这个习惯,一件事情出来之后,不会首先责怪别人,首先想到我有什么问题举个例子,我们和某个单位出现了一些问题,可能在员工或者相对比较公平的角度都会觉得是别人不太好或者别人处理不好,但是我会想为什么他会处理不好,是不是我们在某些地方做的不错我们经常搞活动,有的时候会发现一个人突然很不高兴,他来参加我们活动,我马上考虑是不是座位没有安排好,当然有的人素质很低,在会场不高兴,我会讲可能我们什么地方做的不够好这是一种习惯,这是必然的,当我走了很多地方的时候,我会看到别人更多的优点我真的觉得很感慨陈丽华大家比较熟悉她,我走到那里面真的挺感慨的因为我们是做事业的人,从做事业中的点点滴滴能体会到她所做事情背后心里面的状态和她的努力以及做这个事情的意义可能我们比一般人看到的更多一点,所以我更能体会到有多么了不起

主持人:我们从友的留言还有从今天开始征集对你的提问,他们对你的羡慕也好,更多不是说你的事业有多么成功,或者说你在这个行业有多少的知名度,或者说在你这样的年龄看起来那么年轻,你永远知道怎么打扮自己,永远让别人知道怎么更美,在历练的过程中心态那么平和,在那么一个急功近利的时候,你那么平和有友在问,您这样的女性对超女怎么看

张晓梅:是,有问过我类似的问题,我跟讲我的人生有一个定位,我不会用我100%的精力去赚钱,可能用50%的精力去赚钱,50%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我是挺会赚钱的人,如果用100%精力去赚钱,我肯定会比现在赚更多的钱,因为从我最初创业的时候赚钱的速度和我对赚钱的敏感度和我做事这么投入的,我现在为什么没有这样去做,就是因为我无意识中进入美容这个行业我从小就是学生干部,做了班长,做了团支部书记,在过去的时候为我自己的班经常去争夺荣誉,这是很有意思,记得有一次参加什么培训,谁都不认识谁的培训,开始想这回好了,谁爱当领导,是拓展练习,分十几个人一个小组,我也不说话,一个人站在边上,三天,每一天给小组记分,因为一直都在弄第二天发现我们小组变成最后一名了,刚开始并没有意识到这种行为,后来给他们出主意要怎么弄,到了下午的时候,我就已经成为这个小组的核心人物了,比如说大家要怎么站,怎么叠,这个事情完了以后,我一下子觉得我怎么又冒出来了,就是荣誉感,到了这个时候一定要跳出来要这个荣誉,其实并不是想去争夺什么,这是一种性格做美容行业因为过去我是部队的军官,应该说在社会层面很高的人,我是很会赚钱的,很快地赚了很多的钱,当我自己摆脱了生存的需求的时候,一下子会特别感觉到这个行业受歧视,这种混乱,这种可成长的空间,这样一些问题,就自然而然地又是做了很多行业协会的事,行业的事,肯定要耗精力我一开始就进入高端产业,比如金融界,我可能就一门心思地做我自己的企业,不会做这些事情,现在已经做到这个程度,就会继续去做这样的事情,自然地会像你刚才讲的,可能会有人在讲为什么那么执着,为什么在做这样一些事情,这是比较重要的因素作为我自己来讲,因为从小比较喜欢文化艺术的事情,我还是属于有精神追求的人,肯定不会像一些人仅仅去赚钱,我还是希望自己的一生更有价值,自然而然地让别人感觉到那种状态

张晓梅:至于说超女,超女是很好的现象我挺赞赏超女这样的感觉,这种感觉跟我的个性相符的,我并不传统,但是我绝对不是没有原则的我为什么觉得超女好呢因为超女给现代人非常好的希望昨天还聊这个事情,这个希望是让每一个人都能体会到的你是有机会的,这是非常重要的我去美国的大峡谷,到了大峡谷的时候让你看环球电影,电影屏幕是一个大圈,因为美国旅游者不像中国那么多人,看的时候就几个人,你会觉得来自四面八方的大峡谷磅礴的气势介绍美国的风情,特别是介绍大峡谷的风景,最后有一句话原话我忘了,意思就是说到美国来实现你的美国梦想,当时不能太理解什么是美国梦依照我现在的感觉就是一种社会给你的机会平台,给你机会的空间,过去我们怎么可能会想象一个普通的人在短短几个月之间就能够成为一个举世瞩目的人大家会觉得这不是很有激情的事情吗,让每个人变得很有激情那天看到中央电视台的一个电视很感慨,本来是云南卷烟厂看门的发报纸的女工,她坚持游泳,试着横渡,最后横渡出名了,就这么一个女工要说在过去的计划经济体制下,这种女工永远没有出头之日,永远就是一个发报纸的,但是就在这一件事情上,执着地去坚持,最后她成为全国有影响力的人物,她离婚了,自然会改变她的生存环境,找到她的人生,会找到快乐和价值那个节目播了她横渡什么的时候,在水下不间断地游了18个小时,一直在游这个片子拍的时候经历一个大暴雨,湖里面的水翻转着,几次救护人员建议她上来,她一直坚持,18个小时在下面游,一个很胖的女性,摇摇晃晃从水里站出来的时候,会觉得脸都畸形了,但是你觉得有一种力量让你感动和落泪,而且是社会给她的,就是让自己充分能够发挥的平台这是我最看重的一点

主持人:由于时间的关系,今天聊天到此结束,但是感觉我们意犹未尽,希望下次还有机会邀请您参加我们的访谈

远大医药立可安可以治腹泻吗
宝宝感冒咳嗽需治疗吗
腹泻用药远大医药立可安